相关文章

秸秆收集难 生物质发电厂四面楚歌

由于燃料不给力,全国多家厂正处于亏损甚至破产边缘。

据江苏省电力行业协会透露,江苏省已建成投运的13家生物质发电厂,出现了家家亏损的局面。曾号称装机容量“世界第三、中国第一”的兴化中科生物质发电厂,运行不到一年就因巨亏而停产。

无独有偶,在农业主产区,建在“秸秆堆上”的安徽宿迁生物质发电厂也连年亏损,另一家生物质发电项目因超过核准有效期而自行“流产”。

近日,国家发改委赴各地考察生物质能发展情况,结果也大吃一惊:考察的8个生物质发电项目全部亏损。

生物质发电厂为何从最初受到强烈追捧,到如今几乎沦落到四面楚歌的境地?业内人士认为,生物质发电厂全亏损,秸秆收集难是主因。

收集难成瓶颈

一边是夏秋季节遍地秸秆焚烧禁而不止,一边却是生物质发电厂“饿着肚子啃树皮”。

据江苏省电力行业协会日前透露,江苏省已建成投运的13家生物质发电厂,出现了家家亏损的局面。其中,江苏省国信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从2006年至今累计投资超过10亿元,在如东、淮安、泗阳、盐城建成投运的4座生物质发电厂更是陷入长期亏损。曾号称装机容量“世界第三、中国第一”的兴化中科生物质发电厂,运行不到一年就因巨亏而停产。

作为专吃秸秆的生物质发电厂为何会出现亏损?业内人士认为最大的“症结”在于秸秆收集难。“江苏省已经投运的生物质发电厂,几乎每家都面临‘嗷嗷待哺’的窘境,秸秆吃不饱,好多只能‘啃’树皮、木屑甚至药渣。”江苏省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无奈地说,“当年积极上马生物质发电项目,主要是看好国家对发展新能源的重视。当地政府也承诺,只要把1/3的秸秆收上来,就能满足我们的需求。但是谁也没想到秸秆会这么难收集,直接影响了发电成本。”

一家生物质发电厂负责人告诉《中国联合商报》,按照原来的设计,他们一年应烧掉30多万吨秸秆,但目前实际上秸秆只占了20%左右。为了‘填饱肚子’,他们只好把能烧的都收了进来。如从山东等地收来的树皮、木材加工厂下脚料、粮油加工厂稻壳,甚至还有药厂的药渣。

据了解,生物质发电厂燃料收购费用占生产成本的70%~80%,从每千瓦时发电成本看,燃烧秸秆最划算,因为它是当地收集,运输成本低。例如,一吨秸秆的收购价是200多元,而一吨稻壳的收购价是400元左右,成本要高出许多。“生物质燃料是卖方市场,秸秆吃不饱,大家都在抢收树皮。于是,有些供货商就在树皮里掺水掺杂,变相抬高了价格,又增加了成本。”上述负责人一脸难色地说,“秸秆发电的上网电价是每千瓦时0.75元,但和目前的发电成本相比,这个价格已经扛不住了。”

政策应给力

作为清洁可再生能源,生物质能源是继煤炭、石油和天然气之后的全球第四大能源。

因此,我国从20年前就开始试建生物质发电厂,并从2006年开始进入快速发展期。2006年,国家先是出台了《可再生能源法》,随后又公布了生物质发电上网电价补贴。为此,国内企业争先恐后地上马生物质发电厂。截至2010年底,我国生物质发电装机已达到550万千瓦。

业内专家指出,理论上讲,生物质发电是一个朝阳产业。以江苏省为例,每年可作为能源利用的秸秆约达1500万吨,折合700万吨标准煤。相关数据显示,江苏省已投运的13个生物质发电项目,每年能消耗各类农作物秸秆和农林废弃物350多万吨,节约标煤127万吨,减少二氧化碳排放150万吨,促进农民增收7亿多元。

而从全国来看,现有的各类农作物秸秆每年至少有6.5亿吨,如果其中的60%应用于生物质发电,就相当于8座三峡电站的发电量,农民每年可增收800亿~1000亿元。

然而,现实的情况却是,随着全国投运生物质电厂的数量不断增加,生物质燃料市场的竞争却越来越激烈。

为什么遍地秸秆收集却这么难?对此,大多数人将原因归结为收购价过低。以玉米秸秆为例,电厂每吨付费200~260元,而收购点多在100元左右。宿州市夹沟镇一位农民算了这样一笔账,他家8亩玉米地可产秸秆3吨多,送电厂能卖六七百元,而去近一点的收购点只能卖300多元。扣除油钱和运费,挣的钱都不多,而且回收秸秆要花去两个劳力、两天时间,因此他情愿一把火烧掉。

“和城市生活垃圾一样,秸秆如今也是农村废弃物。但城市垃圾发电厂除了享有电价补贴外,还享有政府的垃圾处理费补贴。如在南京,每处理一吨生活垃圾,政府要给电厂70元左右的补贴;在苏南,则达到100多元。”张军说,“江苏省生物质发电企业每年可消耗各类农作物秸秆和农林废弃物350万吨以上。如果不综合利用,农民有可能将秸秆直接焚烧或弃于田间沟边,甚至直接推入河道,治理的费用会很高。因此,我们希望政府能参照垃圾发电行业,适当补助生物质燃料采购。”

据悉,农业部门对秸秆收储虽有补贴政策,但门槛较高,要求收储点必须达到6万吨才能享受补贴。事实上,很少有企业能达到这样的标准。因此,有专家建议,一个秸秆收储点以5000吨~6000吨较为适合。

另外,除了给予生物质发电厂每千瓦时0.75元的上网电价外,国家在规划、用地、税收等方面也应给予政策支持。综观生物质发电走在世界前列的西方国家,无不在价格激励、财政补贴、减免税费等方面展现政府的推手作用。

上述专家建议,对于这样一个朝阳产业,政府应当从秸秆资源分布角度完善规划布局。同时,建立包括土地、税收、运输等在内的支持发展政策体系,扶持和引导生物质电厂建立完善有序的秸秆收储体制,为生物质发电项目健康和可持续发展提供有利的政策和市场环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