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关文章

四面八角似亭台高端共享伞登场

高端共享雨伞登陆深圳。

  摩簦伞科技含量高。

  文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阮元元

  图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轩慧

  在深圳这个全国创新之都,从来都不缺新鲜的经济模式。继共享单车、共享汽车、共享充电宝等遍地开花后,刚刚兴起的共享雨伞战场也在深圳开辟。上周五,一种走“高端”路线的共享雨伞——摩簦伞,在深圳举行全球发布会,未来一个月内,这种单把制作成本超200元的摩簦伞将在深圳的地铁、学校和银行等地投放5万把共享伞,未来18个月内,投放总数将达到200万把,覆盖整个城市。

  有别于其他造价低廉的共享雨伞,摩簦伞从硬件和软件的制造和投入上都选择了“烧钱”的“奢华”模式。在业界普遍认为共享雨伞盈利模式青涩单一、同质化竞争较严重的当下,如何才能杀出重围并被业界认可?如何才能避免雨伞有借无还的尴尬?对此,摩簦伞ceo易新宇表示,对于共享伞 “大家都还在找路子”,但凭借过硬的商业模式和硬件,共享伞的想象空间还有很大。

  共享雨伞“战场”起硝烟

  “有去无回”投放不乐观

  摩簦伞并不是第一个在深圳进行大规模投放的共享雨伞,但共享伞的“先驱”们在深圳投放的情况并不乐观。

  早在2017年年初,深圳市街借伞科技有限公司就在龙华区投放了3000把JJ伞,成为深圳首批共享伞,之后,共享e伞、魔力伞等相继布局深圳市场。但几个月下来,投放量低、丢失率高、需求率低、借还不方便等“硬伤”逐渐暴露出来。

  共享雨伞的“雏形”甚至可以追溯到2012年深圳地铁的“爱心红雨伞”。红雨伞可以免费借用,无需押金和身份审核,只需要登记个人名字、联系电话即可借走。但据报道,2012年至2013年,深圳地铁共借给市民2000多把红雨伞,归还的仅70把。

  目前,进入共享伞领域的多家企业大都还停留在天使轮阶段,且主要投资方是雨伞生产制造商。前一阵,某无桩共享伞公司,由于商业模式简单清晰,定位为广告载体,获得天使轮融资500万元,已算是让共享伞领域欢欣的“大新闻”,但比起共享单车、共享充电宝等领域动辄上亿元的融资规模而言,共享雨伞对资本的吸引力还是相形见绌。

  不过,相比同类竞争者的“小打小闹”,摩簦裹挟雄厚资本,计划在未来18个月内在深圳投放200万把共享伞的气势和强势,可谓来势汹汹。

  纳米涂层抗紫外线强

  成本超200押金99元

  记者在深圳街头看到,摩簦伞独特的中国风造型让人过目不忘,形似“四面八角形”,撑伞在雨中行走仿佛是移动的亭台楼阁。虽然造型优美,这把伞却能抗10级大风,纳米涂层技术让伞面滴水不沾,抗紫外线指数远超国标,因此这样一把伞的制作成本也高达200多元。

  摩簦创始人贾勇对记者介绍,摩簦伞是一把多功能伞,晴天、雨天、阴天三种天气都可以使用。伞上的提示灯共七种状态,用户能根据提示灯第一时间了解到摩簦伞处于故障、正常或预约等状态,在需要用伞的时候真正做到3秒极速开伞。摩簦伞APP去掉了传统的登录广告页,将注册环节放在最后。用户不需要验证码和手机号,只需要支付押金即可使用。

  记者了解到,用户使用摩簦伞前所支付的押金仅为99元,这也意味着,99元押金即可带走价值逾200元的雨伞使用。贾勇坦承公司需要承担用户违约的道德风险,“收99元的押金对我也是挑战。我们鼓励用户使用芝麻信用,芝麻信用600分以上的用户可以免押金用伞。”

  摩簦伞有对应ID及GPS

  考验新的共享伞商业模式

  贾勇表示,对于共享伞的“有借无还”,并不应该归因于用户的道德,而是商业模式不成熟、没有做好商业闭环,投放的随意以及缺乏数据和定位系统等原因,让用户借伞容易还伞难。为了避免 “伞藏于民”的尴尬,除了将大规模的布点投放外,摩簦伞只能归还到智能桩上,“智能桩首先会摆放在人流比较密集的地方。场景的起点到终点,从社区出发到工作的地点、购物的地点,包括路途中的换乘点、公交站和地铁站,每一个人每一天生活场景的交换点就是智能桩的摆放点。”

  贾勇同时表示,每一把雨伞都有对应的ID及GPS定位,也就是说这把雨伞不是在用户手上就是在桩上。据了解,摩簦伞所使用的智能桩,可利用太阳能完成充电,智能桩会避免用户无法还伞的困扰,每天对用户最多收取3个小时即2.97元的费用。除此之外,智能桩还拥有定位、监控、报警等功能。

  “我其实不担心有借无还的问题,我们的伞做了高频社交和新零售后产生了故事和趣味,同时用户完全可以更好的价格获得零售端的雨伞。”贾勇对本报表示,将于本周内择日在深圳、杭州两地同时大批量投放摩簦伞,之后将公开后台使用数据。

  打破广告媒介刻板印象

  增加社交互动附加属性

  “如果我们只把雨伞当作雨伞来看待,这个市场很快就会饱满。”贾勇认为,讨论共享雨伞和租赁雨伞的区别,其实都是没有意义的,所有共享都要经过市场检验。

  “虽然你的雨伞制造成本很低,但是如果生产的是一把不好的雨伞,加上很高的分享成本,就没有这个必要。”贾勇对本报全媒体记者表示,他并不担心竞争,他认为摩簦的商业模式和硬件都是业内“唯一”,经得起考验。

  “首先这不是普通的低频使用的共享伞,我们的伞高频使用,刮风下雨、出太阳和自拍等都可以用,设计寿命为10年;同时具有社交互动属性,未来在APP上将实现后台的互动社交以及前台与喜欢社交的企业合作举行活动;同时,我们还有伞的零售和高级定制、后台的大数据,都将成为摩簦的盈利模式。”贾勇透露,摩簦计划未来180天内在两个城市分别投放50万把摩簦伞;360天内实现在10个城市间投放。

  贾勇同时也表示,竞争才能促进发展:“希望有两家或三家一起共享,共享经济本身就是用开发的心态在看问题。未来,我们希望伞不仅是伞,而是可以变成自拍杆,变成音乐播放器,变成WIFI,变成导航。”